:被地痞群殴,没过几分钟,鲜夕就先归到了桌子上,他转头瞅了瞅

 2023-05-08 03:03   0 条评论
没过几分钟,陈夕就先回到了桌子上,他北京收账公司回头看了看严洁,见她还在帮言谨诚精挑细选着菜品,转过头对言谨诚小心翼翼道:“我也是刚认识她啊,怎么她一见到我就跟个吃了枪药一样?是不是你北京讨债公司说我什么坏话了?”言谨诚翻了翻白眼道:“你臭名远扬还需要我来说你坏话吗?”陈夕的北京要账公司确在风南县城同龄男孩子中算是名气很大了,小小年纪谈过好几个女朋友不说,在学校经常打架闹事,叫家长算是日常便饭,有几次甚至警察都来了学校询问。陈夕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哪有,我还是很善良且深情的,她们都不了解我,女人嘛,我们都能理解”言谨诚早就习惯了陈夕的自我感觉良好,便应和道:“是是,你的确善良又深情,我懂你”陈夕听完言谨诚说的话,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伸出手拍了拍言谨诚的肩膀道:“要不我说我们俩能玩的这么好呢,还是你最懂我”“你们在聊什么呢?”严洁回到了言谨诚旁边的座位上看着二人问道言谨诚笑了笑没说话,陈夕只好回答她道:“没聊什么呢,就是问问你们俩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打算什么时候确定你们的恋爱关系?”听到陈夕说的话,正拿着严洁带过来的椰汁饮料喝到一半的言谨诚被呛了一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严洁没来得及理会陈夕,急忙抽了张餐巾纸递给言谨诚,站起来用手俯拍他的后背,面带关心道:“喝慢一点,都滴衣服上去了,是不是下午训练到现在太渴了?我再去给你拿一瓶吧?”说完转身想去柜台上再拿一瓶饮料给言谨诚。言谨诚一只手拉住了严洁阻止了她,一边还在咳嗽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没…没事,不用拿了,我…我不渴,”说着还一边瞪了一眼陈夕陈夕却笑嘻嘻的没有理会言谨诚投射来的目光警告,开口道:“他不是渴了,是想你喂他喝呢,哈哈哈哈”严洁听到陈夕的调侃,尽管她性格爽朗大方,还是有些害羞了,谁知陈夕不依不饶继续调笑道:“哎哟!怎么脸都红了?又不是让你用嘴喂,你给他用手拿着就行了”只见严洁脸越来越红,言谨诚这会才缓过来,害怕陈夕再说出什么夸张的话,马上打断陈夕的话道:“你胡说什么呢?再这样就不跟你坐一起吃了,你自己坐这里吃吧!”还在哈哈大笑的陈夕看到言谨诚有些急了,也就摇了摇手道:“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活跃活跃气氛,哈哈”言谨诚以为严洁又得和他拌几句嘴,没想到严洁看了一眼陈夕后就低下头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时服务员把几人的麻辣烫都端上来了,言谨诚和严洁都没再主动说话,只有陈夕一个人边吃边感慨这麻辣烫味道的确地道,以前怎么没有女孩子带他来这里尝尝。可能因为严洁是女孩子饭量小点的东西并没多少,她先吃完放下筷子,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又拿了一张纸巾递给言谨诚还有点害羞的说道:“你都吃的衣服上去了,擦擦”言谨诚其实吃饭还是很注意的,并没有滴到汤水去衣服上,但还是接过了纸巾随意擦了一下,丢了纸巾对着严洁笑了笑表示感谢。没多久言谨诚和陈夕都吃完了,言谨诚买过单三人走出麻辣烫店,言谨诚转身询问旁边的严洁道:“我们去哪里喝奶茶呢?”严洁好像已经恢复之前的状态了,抬头看着言谨诚,一件开心的指着对面一家叫做安妮的奶茶店说道:“就去安妮吧?那里的奶茶好喝”言谨诚没有其他的意见,去哪里都没关系,三人走进安妮奶茶店,点了三杯招牌奶茶后上了奶茶店的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店里除了他们这一桌还有几桌都坐了人,看来这家叫做安妮的奶茶店生意还是比较好的。言谨诚平时几乎不怎么来奶茶店喝奶茶,进来坐下以后就拿出了手机无聊的翻看着,陈夕倒是遇到了认识的朋友,趁着奶茶还没送上来就坐过去了和他朋友打个招呼聊会天。而严洁却拿出手机假装在看信息,其实是在偷偷摸摸的想偷拍言谨诚,害怕别人发现她的小动作,所以时不时的东张西望会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她,又继续拍了起来。这时服务员也把三人的奶茶送了上来,陈夕也从旁边桌子走了回来,严洁见状马上把手机关上,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陈夕坐下来后奇怪的看了看严洁,总感觉她好像心虚什么,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言谨诚的视线一直在手机屏幕上,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偷拍了好几张照片了。严洁见目的达成后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正准备和言谨诚说些什么,突然楼梯方向传来了一道男声“呀!这不是严洁嘛?这么巧啊!”三人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五个要么染着黄头发要么染着红头发的男孩走了上来,看上去比言谨诚和陈夕要大个两岁。言谨诚看着其中两个人觉得挺眼熟的,好像在一中见过,应该是比自己高年级的学长,见他们和严洁打招呼应该是朋友,也就没有再看他们,视线又回到了手机上,陈夕倒是无所事事,一直看着他们几人。严洁却自从看到他们出现脸色就有些不太好,语气有些生硬道:“林波,我跟你们不熟,也不想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所以以后不要一看到我就叫我”刚才喊严洁的男生听到严洁这么说顿时脸色有点难看,感觉在朋友面前有点面子挂不住,又不知道怎么去接严洁丝毫不给他面子的话。他看了看和严洁坐在一起的言谨诚和陈夕,开口说道:“为什么不想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和他们就可以坐在一起喝奶茶?”言谨诚有点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没想到躺着都能中枪,陈夕也看了一眼言谨诚,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事,他们还是忍住没有插嘴。严洁见林波把言谨诚二人扯进来时就已经有点生气了,她盯着林波说道:“你不要拿我其他朋友说事,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和你们玩而已,你们不走的话那我们走”说着就要拉着言谨诚离开可林波有些恼羞成怒了,他拉出旁边桌子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腿架在楼梯扶手上看着他们三人说道:“今天我就偏要跟你喝个奶茶了,他们走可以,你得喝完再走”陈夕虽然和严洁有些八字不合,但是以他的脾气也实在忍不住了,他开口对着这位叫林波的说道“她要跟我们一起走,你听不懂她的意思吗?”言谨诚没说话,但是此刻他也眼神不善的看着面前的五人,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没办法善了了。林波撇了一眼陈夕,还没等他说话只见他身后一个矮个子红头发蘑菇头的男生就用手指着陈夕呵斥道:“你TM知道我们是谁吗?找死是不是?”陈夕听到这个蘑菇头开口就是骂人的话,眼神也凶狠起来了,他盯着蘑菇头说道:“我管你们是谁,你再骂一句试试?”林波有些玩味的看着言谨诚二人,严洁也开始有些担心了起来,怕万一打起来了林波这边人多,言谨诚和陈夕只有两个人,肯定要吃亏,本来想拉拉陈夕,可谁知蘑菇头听了陈夕的话不怒反笑,讥讽陈夕道:“骂你怎么了?今天就是打你你又能怎么样?”陈夕还没说话,这时突然旁边一道身影闪了出来,闪出来的身影是言谨诚,他一脚飞快的踢出踢中蘑菇头的肚子,蘑菇头瞬间被一脚踢倒在地上,其他人都短暂的愣了愣神,没有想到对方两个人还敢主动出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冲上来就对着言谨诚拳打脚踢。陈夕也反应过来了,他也冲了上去和对方几人扭打在一起,而言谨诚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一脚踢过去的时候已经伸出一只手把严洁朝后面推去。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只踢倒了蘑菇头一人,剩下的四人一直压制着言谨诚和陈夕,身上都已经多挨了几拳几脚了。严洁显然很少经历这种场面,不敢上前帮忙,只能在一旁边挥手边喊叫道:“别打了!别打了你们!”可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陈夕还好,一个人打两个也只是稍微落在下风,但是言谨诚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被压制了,这个时候蘑菇头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表情狰狞的提着一把椅子往言谨诚走过去,显然是想要报刚才的一脚之仇。眼看着蘑菇头抡起了椅子,这一下砸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严洁看到这一幕吓的眼泪水瞬间溢出了眼眶,正在这时还在和另外两人纠缠的陈夕扑了过来,趴在了言谨诚背上,这一椅子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陈夕背上。不过索性蘑菇头被突如其来的陈夕吓了一跳,手上力气收了几分,尽管这样陈夕还是闷哼了一声,显然背上这一下非常的痛。言谨诚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睛瞬间就红了,可是此刻他被陈夕压在身下,其他四人都在对着他们拳打脚踢,此刻他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严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蹲在地上流着眼泪一边喊着让他们住手不要再打了,奶茶店的其他人都不敢插手,怕惹祸上身,而奶茶店的老板并不在店里,店里的服务员小姐姐显然也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躲在前台不敢走出来。可能是打累了,随着林波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其他几人也都退开了没有继续再动手,陈夕和言谨诚身上的衣服此刻都覆盖满了脚印,言谨诚刚把陈夕扶起来,蘑菇头从侧面又踢了一脚言谨诚,言谨诚回头看了一眼他,忍住想还手的冲动,因为他知道只要他还手了,他们又会一拥而上,他不在乎多挨两拳,可是陈夕此刻已经有些走不稳了。他强忍住屈辱扶着陈夕,朝蹲在地上的严洁说道:“走吧,别哭了,没事儿,我们回去”严洁站起身跑过来帮忙扶住他和陈夕,三人朝楼下走去,此刻林波他们一行人也没有再拦着他们离开。只是离开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了几人嘲笑的声音,言谨诚没有理会他们,扶着陈夕一步一步走下楼,陈夕靠在言谨诚身上朝后面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后他们离开了安妮奶茶店,走出奶茶店言谨诚对着还在抹眼泪的严洁说道:“别哭了,没什么的,以前在初中也常和别人打起来,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先送他回家了”说完言谨诚把陈夕扶上电动车后座,让陈夕自己抱住他的腰,然后没等严洁说什么就带着陈夕走了。严洁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中,才转身慢慢朝回家的方向走去,她觉得是因为她才让言谨诚和陈夕被那群混混打,她的心就像被一只手揪着,她还不明白这种感受来自哪里,当她看到言谨诚一身脚印狼狈离去的背影时,才知道自己在心疼他,她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言谨诚的确没想太多,也没有想过怪谁,他慢慢骑着车,怕速度快了陈夕抱不住他,他迟疑了一会,还是开口道:“为什么帮我挡那一下,没必要的,砸在你身上和我身上都是一样的”陈夕咧了咧嘴,缓缓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没想那么多,我皮糙肉厚的,扛得住,换了你说不定都得进医院了,不划算”言谨诚没有再说话,他心里都清楚,送陈夕到家楼下后停好车,扶着陈夕上了楼,他独自一人朝自己家方向走去,并没多少距离,几分钟就可以走到家里小区了。回到家洗完澡躺倒床上后才感觉到身上好几个部位开始疼痛了起来,有好几处都带着青紫色,他忍住疼痛打开手机看了看,严洁发了好几条信息过来:“到家了吗?有没有事啊?要不要去诊所上点药?”看完这些信息后言谨诚回复道:“已经到家了,别担心,没事,你早点休息”严洁立马就回复了信息“疼吗?我明天带瓶药水给你们擦一擦吧?明天还要训练呢,要不你们请个假吧?”“不用了,训练不碍事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会遇到他们,我也和他们不过见过两次而已,朋友的朋友,我没有想到他们会这样,你别怪我好不好?”“真的没有怪你,你别多想”“那明天我给你们带早餐和药水,别拒绝我,拒绝也没用”“好吧,我先休息了,你也早点睡觉”回复完最后一条信息,言谨诚关上手机,躺着的话感觉更疼一些,只好翻过身趴在床上,不知道明天的军训怎么办,自己应该勉强还可以撑过去,陈夕看样子肯定是坚持不下去的。“明天得帮陈夕请个假了,看看明天早上他的状态吧”言谨诚心想,一天的军训下来,再加上晚上的突发事件,的确让言谨诚的身体已经非常的疲惫了,他闭上了双眼,没有过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起床出门走到楼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陈夕坐在车上等他下楼,他给陈夕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才接通了,言谨诚问道:“怎么样?还能去训练吗?要不请一天假吧你”陈夕慢吞吞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早上起不来,我妈已经帮我请假了,你怎么样?要不要也请假”“我没什么事,重的几下都被你扛了,那你让你妈带你去医院上点药吧,好好休息会”“去医院就不用了,那你自己悠着点,坚持不住就请假”“嗯嗯知道了,就这样吧!”挂断了电话,言谨诚打了辆车去学校,不出意外看到了等在学校门口的严洁,下车后言谨诚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严洁看到了马上朝他跑过来,一脸关心急切的问他道:“你没事吧?陈夕呢?”言谨诚跟他说了一下陈夕的情况,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早餐拆开吃了起来,严洁却把他拉到了没人的角落,让言谨诚把衣服脱下来,这可吓了言谨诚一跳!“脱衣服干嘛?”
本文地址:http://www.bjszgs.com/tz/11352.html
版权声明:本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辛苦的创作,转载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